栏目导航

news

法律在线

主页 > 法律在线 >

绣橘:那个被贾家遗忘的丫头,成了贾迎春人生最后一抹

发布日期:2020-05-22 11:1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绣橘是贾迎春身边司棋以外第二个丫头,类似晴雯之于贾宝玉。在司棋因与潘又安有私情被抄检出来后,绣橘成了迎春身边最得力的丫头。

贾迎春是有名的“木头”,针扎一声不吭声。她的懦弱令身边的奴才反倒各个厉害非常。不但有奶娘一家能欺主,更有司棋、绣橘一个赛一个的不同寻常。

(第七十三回)绣桔道:“姑娘怎么这样软弱。都要省起事来,将来连姑娘还骗了去呢,我竟去的是。”说着便走。

绣桔便说:“赎金凤是一件事,说情是一件事,别绞在一处说。难道姑娘不去说情,你就不赎了不成?嫂子且取了金凤来再说。”

绣桔不待说完,便啐了一口,道:“作什么的白填了三十两,我且和你算算账,姑娘要了些什么东西?”

“懦小姐不问累金凤”是绣橘的正传。这丫头在司棋病倒不能理事时站出来,因迎春懦弱,直接与迎春“奶嫂子”王住儿媳妇正面硬刚起来。

虽说绣橘也不完全恭顺,但一心护主还是让人体会到她的忠心。迎春若没有她在身边,不知道还要如何受欺负。

绣橘有点类似探春身边的侍书,在主人不方便说话时勇敢站出来。而她想将“金凤”的事直接捅给王熙凤,也是因凤姐是迎春亲嫂子,这种事不找她找谁!

以绣橘的想法,贾迎春若多与王熙凤联系,姑嫂多交往,何至于受人欺负。

可惜绣橘跟错了主人,她与侍书同样伶牙俐齿,办事爽利,主人的能力却南辕北辙。等待绣橘的注定是一条悲剧的人生路。

贾迎春嫁给孙绍祖是个悲剧。司棋被撵走,绣橘不可避免会陪嫁给孙家。

(第七十九回)贾宝玉又听得说陪四个丫头过去,更又跌足自叹道:“从今后这世上又少了五个清洁人了。”

孙绍祖是个色中饿鬼,贾迎春出嫁不久回来哭诉说“家中稍微齐整的丫头媳妇,无不被他上手”。如此滥淫之人,不可能放过绣橘。

绣橘清清白白的姑娘,因为跟错主子,注定赔进去一生。而贾家既然连贾迎春都不能援手,又怎么想得起她一个陪嫁丫头,早被遗忘生死由命了。

绣橘这名字非常秀美,奈何“绣”为虚假。虽然“橘”为一抹亮黄色,到底只能照见人的眼底,却照不进心底。所以,绣橘并不能帮助贾迎春逃脱命运的藩篱。绣出来的结局,必成虚幻。

后面忽见画着个恶狼,追扑一美女,欲啖之意。其书云:

子系中山狼,?得志便猖狂。

金闺花柳质,?一载赴黄粱。

贾迎春的结局是嫁给孙绍祖不过一年就被虐待而死。从第七十三回绣橘因“金凤钗”护主的“义勇”行为看,当贾迎春受到孙绍祖虐待,绣橘一定会挺身而出保护迎春。奈何胳膊拧不过大腿,她一个丫头强出头,只能受到比迎春更暴虐的打击。

很难想象绣橘和迎春主奴人生最后阶段会遭遇多么可怕的折磨,但迎春遭遇的,一定加倍在绣橘身上。

主奴二人在绝望之地绝望的相守,只一想起就不免令人鼻酸落泪。对贾迎春来说,绣橘极可能也是她人生中最后一抹光亮,当这抹光亮提前熄灭之时,贾迎春也不可能再活下去。

所以,在绣橘因“金凤”护主时,林黛玉借用“虎狼屯于阶陛尚谈因果”,影射的就是她们主奴人生最后一段经历。可叹,可怜。

迎春一生命苦,爹不疼,娘不爱,兄嫂不亲,受奶娘欺负,丈夫凌虐。这样的人活在婆家,除了绝望,也只有身边这个曾在司棋之后的丫头绣橘,真心的对她好,为她着想。甚至有一天与她同生共死,可怜迎春也可怜绣橘,可造化弄人徒呼奈何!

文|君笺雅侃红楼?。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
Power by DedeCms